非典型惰性细胞集合体
一个有独特见解的人,简称有毒的人

👉隶属 枸杞牛奶鸡蛋醪糟
 

会突然紧张突然繁忙

突然颓丧突然斗志昂扬

要写最爱的cp 看最熟的中国古代史

背李白的诗指点戏志才的江山

“我就是自己的光。”

——

做一棵树——吧
假意的开着不结果花
娇艳欲滴引你惊诧
停下步伐

把毒藏在花叶里 微笑
看你伸出手 旋下
叹止 仰天
不瞑目

做一棵树——吧
听不清职责
不用分对错
是宇宙中最阴险的傲气

杀的畅快
爱的淋漓

爱即死
死即永恒

会有奇葩结果吗
会有夏娃犯戒吗

做一棵树——吧

满意满意 祝贺远远啦

《【猫狗】江夏》

*很短,HE,请看到最后

*转会尘埃落定就想喂自己一口糖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谢谢♡

——————————————————————————

他们分手了。

朱思远把自己的东西从他们合租的公寓里一件件的搬出来,攒了两大车,威胁着兔子和酷酷帮忙拉出去。

陈正正躲他似的,一整天都没有露面,等朱思远都搞完了才溜溜哒哒的回来,收拾自己的东西。

嘛,因为他们分手了呀。

“我们分手了。”
朱思远在联盟群里发。

下边清一色的“揉揉”、“心疼”,没人敢问怎么回事,只有个冒失的小选手莽莽撞撞的艾特了陈正正,还很快撤回了。

“我们分手了。”
陈正正在群里发,顺便还戳了那个小选手,说谁告诉你在职业...

《【猫狗】旧风》

七夕快乐呀~

*万字预警

——————————————————

朱思远是被瓢泼大雨砸窗的声音吵醒的。

他其实不太适应B城天气的变化无常,只不过到底是人,不是赛场上的猛犬,饭要吃人要活,勉强凑活着苟延残喘而已。

窗阶被豆大的雨点砸的噼里啪啦响,惹得人心烦。朱思远赖了会床,感觉实在懒得爬起来了,索性推掉了公司的会,破罐子破摔的在被子里蜷缩起来。他闭上眼,在雨声中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断断续续的做起梦来,先是梦见自己最开始在S市训练的时候那间破破烂烂的小屋子,然后梦见自己一个人坐飞机来B城找公司签约,没有朋友就人生地不熟的坐在大楼门口大汗淋漓,朱思远心说这个梦不行,太热了,于是勒令自己换个...

“陈正正说他最难忘的一个七夕是朱思远在前一天晚上让他下楼,他穿着睡衣跑下去,看到朱思远捧了一大把娇艳欲滴的玫瑰给他,说亲爱的,喜欢吗。”

陈正正其实没说完。

“朱思远说他最难忘的一个七夕是他抱了一大把玫瑰打算去捉弄陈正正,问他喜欢吗,那咱俩七夕去大街上卖玫瑰吧。然后陈正正转了钱过去说我都买了,送不送卖花的人啊。”

孀。

是落在窗外的瓢泼大雨,砸在屋顶砸在枝桠,留下意味深长的薄幕氤氲在谁的心里。
会有人披着衣服匆匆跑走,会有人打着伞小心不弄脏自己的皮鞋,也会有人蜷缩在路口,在梦境中皱皱眉头。
肮脏的水汇聚成溪流也能冲净这座拥挤的城市。
清澈的月光洗不掉异乡人的无眠。

总会有人在泥沼中挣扎,在迷雾中徘徊,在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岔路口,而你我也还在自以为是,浑浑噩噩,不知所云。
夜还很长,雨还洒脱。
醒着的人睡了,睡了的人在梦境中醒来。

雨唱着她自己的歌。

而你也只感动了你自己。

《青丝细雪》

❄️ささ めゆき❄️

睡得很晚。睡前听母亲嘀咕了一句要下雪了,叮嘱我添衣。我草草应一声,心说都什么时候了,怎么可能下雪,而后回身关上了房门。

第二天就是放假前的最后一天,还是披星戴月,一副狼狈的样子抓着早点往公交里挤。天色阴沉沉的,偶尔会有几束光稀稀拉拉的漏下来。我穿越整个城市的车水马龙到了教室畏畏缩缩的那个角落。下午下楼上体育课,才出门便觉得冷,仰头,发现下雪了。

我蜷缩在冲锋衣里,兴奋又慌张,看着雪花一点一点变大,吹过鼻尖,落到眼镜上,睫毛上,凉丝丝的,恍若有人捧了全北京的希冀,一大口气吹下来,便是品莹剔透的细雪。体育老师带着帽子冲过来,眼睛眯成一条缝,把看雪的我们赶回教室。我看着她...

晚安。

《2018年3月14日 11:52》

这是一节很普通的政治课。老师讲着政治,我在看着笔盒发呆。

身边看手机的同学突然轻轻“呀”了一声,说他居然去世了。
我说谁啊,她说霍金。

周围同学都愣了,我也愣了,转着的笔清脆的落地。

我一直以为,如果死亡可以算作是技能的话,霍金先生应该超过了这个范围,他永远点不亮这个技能。

北京今天唯一还算特殊的大约就是铺天盖地的雾霾,有呛人的土味。这个颇为平淡的日子,送走了人类引以为傲的那位物理学家。

我突然记起早上谁告诉我白色情人节快乐,谁发了朋友圈说纪念马克思先生的逝世和爱因斯坦先生的诞辰。如果非要说,今天可能也没有那么普通。但是即使普通又能怎么样呢?至少从今天开始它不普通了。

我记得他说他“...

像是对着太阳举起剔透的玻璃,光芒四散在河流上,眼睛里便只剩下粼粼波光。

或者是拨开时光洒在琥珀上的尘埃,嗅一股淡淡的松枝香,沁人心脾,耐人寻味。

铺开古色古香的宣纸,蘸饱墨汁写一笔暗香,就仿佛是铺天盖地的梅花席卷而来,让人醉醺醺的淹没在花雨中。


四儿的文字就给了我这样的感觉。

干净。温柔。引人入胜。


他们那么轻易就进到了我的心里,拨动那根等待的弦。于是,我发现我哭出来了,泪水沾湿了床单。


第一次看到四儿是不知谁推荐的《琥珀川》。我对一整篇密密麻麻的字望而生畏,要退出去却又鬼使神差的耐着心思读到了最后。这篇描写很多,很丰富,厚重的一大叠堆砌出了我心中最好的...

《【多cp预警】花吐?》

*跟风玩梗,相当二逼

*没有恶意,图个乐儿

*方王梗来自 @鹿小汐汐汐汐汐

————————————————————

•叶蓝

叶修叼着烟,得意的看着屏幕上被围剿的蓝溪阁精英团,私戳蓝河:“怎么样啊小蓝,是不是特别惊喜特别感动?”

蓝河气的掀桌子:“放屁!”

方锐在叶修旁边窥屏:“又逗人家,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人家蓝河?”

蓝河在那边听到方锐的声音,心里一震,刚要否认。猛的吐出什么东西来。

蓝河愣了。

是一大根麻花。

天津十八街的。

——————

•韩张

处理事情相当严谨的张新杰正在认真思考。

这件事很严峻。

头天晚上韩文清从青训营回宿舍,脸上少有的露出了明显的疲态...

《帝都观复博物馆repo》

*看国家宝藏沉迷博物馆,在西皮的安利下,迎着冬天的大风去了观复博物馆

*强烈安利,各种安利,暴风安利

 

*有很多图,字也很多,希望你能静下心吃我这发安利。

 

——————————————————

 

冬天的北京是真的冷,不像南方刺骨的法术攻击,而是物理攻击,只单纯的“呼呼”袭过面颊,硬生生吹得你脸疼,仿佛下一秒就要脱水裂开了一般。

 

我就是在这样的一天,迎着七级阵风,来到了几乎是荒郊野岭的张万坟,那个西皮口中“绝对、绝对、绝对很用心”的博物馆。

 

风很大,但阳光其实是很好的,博物馆的铁门缠着凋了叶子的枯枝,竟还...

你好,我叫青君,也可以叫我榨菜,谢谢你看到我(*'▽'*)♪

50fo会有点文,中心cp都可以,到时候会请老婆在粉丝里抽的嘿嘿嘿(・ε・)ムー

凹凸:瑞金瑞/雷安雷,不吃拆逆其他杂食
全职:叶黄,叶蓝,all叶,双花,除了不吃喻黄基本都吃;蓝雨厨
bsd:双黑
kpl:猫狗猫无差,AG死忠,e星新粉

镇魂/默读/盗墓笔记/卑鄙的圣人

@霜沐白于冷冬雪_ 主权

金木研/雾岛绚都/陆伯言/夏尔/塞巴斯蒂安/黄濑凉太/Free/罗/百夜米迦尔/百夜优十郎/黑街/鬼白/鲁鲁修/朱雀/暗杀教室/利威尔/维勇/江户川乱步/中原中也/陀思妥耶夫斯基/果戈里/格瑞/爆豪胜己/狗白/黄少天/许博远/马场林...

深夜吹叶

突然就想以黄少天女友粉许博远老婆粉的身份夸夸叶神

一直都不是叶吹或者叶厨,但对于叶修会有某种敬佩。不仅仅是心态为人之流,更在于虫爹笔下的他太不一样了。别的主角是在不断磨砺中慢慢成长,变的强大起来,而叶修不同, 我们都知道他很强,是第一人,我们看的是他得到本就应该属于他的荣耀。

叶修本身,不管是对荣耀的热爱,打游戏的技术,亦或是与人相处的方式,甚至还有不符合常理的合理逻辑,都充满不一样的逻辑。他太强大了,强大到别人认为对他评价太过夸张的同时忽略了,对于他其实本该如此。对黄少天,对王杰希, 对周泽楷,对韩文清,从复活赛一路走来,所有人都觉得他自信过头了,但对于荣耀第一人,他有实力去...

《【邦良】孰罪》

*R18慎点

*刘邦吸血鬼伯爵×张良天堂福音

*旧文补档试图混更

*一年前写的肉了现在看起来居然还有那么些好吃【...】

*为了肉写的肉,忽略剧情bug,么么啾

——————————————————

被屏蔽了走外链https://weibo.com/5594408470/G1je9sMqE?from=page_100505559440847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17586102870

好麻烦【...】

《【邦良】一个沙雕的日常段子》

*试图旧文混更

*好久之前写的了

*打算一波补档

————————————————

长安市区炸了。

准确的说是所有市民都被一篇报道震惊了。

当刘邦一脸冷漠的将一张《长安日报》拍在张良面前时,张良当时就膝盖发软差点跪下。

报纸上嘚瑟的登着《速看,秒删!某军师竟对当朝天子说了这些话!》

张良表示冤枉。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天刘邦和张良讨论到底要不要将韩信扒光了丢出去诱敌,张·严肃·良翻着书说:“重言是很谨慎的人,放出去诱敌不太合适,项羽应该不会上当,窃以为...”

停顿了两秒刘邦突然冲上来抱起张良就跑,蹿的比韩信偷鲲还快:“哈哈哈哈哈子房你终...

《三里屯密室以及前门一日游repo(密室篇)》

*哦我刚考完期末,因为没怎么学临考试现啃的书所以一如既往的ummm反正也无所谓但是作文分超低我就很气啊!!老师很和蔼【我我我暴风表白周老大!!】的给我讲了讲方法和以前的案例同学事迹,啊总之受益匪浅 我突然燃起了斗志!!!

*因为记叙文写不好啊所以以后多写写记事,我寒假可能会突然高产似那啥【那溪雪也只会佛系更新的】突然多很多repo,求别嫌弃

*一个崭新的未来啊哈哈哈

*别问我这一堆蜜汁英文是什么 敏感词虐我千万遍 呵呵

————————————————————

白粥因为跑到新西兰了嘛好不容易回国,然后我还没放假也没办法跑去寄宿她家,就很凄凉。今天周末嘛就...

《#文手题梗三十天挑战#》

*Day 4 把自己身边的小物品拟人化然后写篇文吧。

*其实是个比赛作文,题目《纸》,自由发挥

*然后好端端的纸啊字啊被我糟蹋成了这样

*老毛病,逻辑混乱,故事硬生生憋成梗概,好多想写的没写出来

*别骂死我谢谢

————————————————————————

纸是有灵的。

万物都是有灵的。

那些书啊布啊木头啊水啊,各有各的灵,各不相同,各司其职。

我呢,是字灵,是从几千甚至几万年前就被孕育,比纸还古老的存在。

我诞生于荒芜,汲天地之灵而存,引生物之智而变,辗转于龟甲与竹片之间生存,记录着时代的兴亡衰落,见证着一些辉煌最终化作尘土,永远埋没在被称为时间的潮水里。

纸灵出现...

《#文手题梗30天挑战#》

*Day 3 尝试着写下昨晚的梦境,并试图串成一个逻辑合理的故事

 

是这样的。昨晚刚看完拥抱繁星兴奋的不行,然后做个一个月以来的唯一一个梦——
叶修和小蓝在我的梦里不可描述了整整一个晚上。
我真的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 也找不到替补 也不能把人家酿酱的细节都描述了是不是...所以今天就去写了点溪雪
然后也没有写出可以更新的一话出来所以也不贴文了
算是个假期辣

【其实我早上起来是想大概讲一下L和M的故事的...然后看了看作业我选择放弃x】

《#文手题梗30天挑战#》

*Day2 写一篇遗书,里面没有“死亡”“离别”等词

*是十年前L的“遗书”,我也不知道这个姑娘最后怎样了

*M在等她

*不知道表达出来L的乐观没有,她不是对生活乏味,她只是太爱生活和生命了,所以想活的最完美而已

*底层文手求个鼓励或者长评呜呜呜

———————————————————

这个城市,我最喜欢的是河边的那座桥。大理石仿佛还有着阳光遗留下的余温,和桥锁的冰冷对比着,给我与众不同的存在感。我从这里仰望着30年未变的星空,看星星一点一点黯淡下去,云雾渐渐弥漫开来。我使劲盯着看天幕,就好像能从中看出什么来一样。我明白这是徒劳,就像生活一样,要被迫重复着喜欢或不喜欢的事,一直到你...

《#文手题梗30天挑战#》

*Day 1 写一篇情书,里面没有任何“爱”“恋”等字

*大概和明天的内容有关系

*不知道有没有把想表达的那种等待的暖意写出来啊...————————————————————————

To  L小姐:

圣诞快乐!

今年的圣诞还开心吗?有没有收到喜欢的礼物呢?有没有什么烦恼?

我早上去取圣诞树的时候看到那条河开始结冰了,就是你跳的那条。

水声在风的吹袭下凝成细碎的“咔咔”声,吞噬着阵阵寒意结成冬天的特有标志。薄薄的冰浮在水面好看极了,不知道那年你有没有看到。

今年风很大,圣诞树我摆弄了很久才装饰好。你的书店前我也放了一棵,是你说的那种树尖有星星灯的树,晚上亮起来大概会很...

明天开始写这个。希望不弧。 @Catherine_ttt 求您催着我写

《【卡米尔生贺】今天的雷狮海盗团很特别》

*世界第一可爱的卡米尔生日快乐!!!

*可能有ooc

*写作业写到11点半索性破罐子破摔肝贺文

*要死了orz

————————————————————————————

“三...三皇子殿下...您...”

“我没事。”

染透头巾的血使雷狮的回答没有什么说服力。

“我都解决掉了呢。”

雷狮摸摸卡米尔的头,嘴角一抹难以捉摸的冷笑,轻声道。

“虽然很晚了,但还是,生日快乐。”

鸟儿开始在树上啁啾了。

卡米尔掀起被子,窗外的点点阳光映在眼前依旧朦朦胧胧的。从脸上滑落的纸条轻轻掉在枕边,发出簌簌的声响,之后一切又回归于宁静。

不对劲。

随手抄起纸条和帽子,卡米尔一个箭步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