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惰性细胞集合体
一个有独特见解的人
简称有毒的人
 

《【卡米尔生贺】今天的雷狮海盗团很特别》

*世界第一可爱的卡米尔生日快乐!!!

*可能有ooc

*写作业写到11点半索性破罐子破摔肝贺文

*要死了orz

————————————————————————————

“三...三皇子殿下...您...”

“我没事。”

染透头巾的血使雷狮的回答没有什么说服力。

“我都解决掉了呢。”

雷狮摸摸卡米尔的头,嘴角一抹难以捉摸的冷笑,轻声道。

“虽然很晚了,但还是,生日快乐。”

鸟儿开始在树上啁啾了。

卡米尔掀起被子,窗外的点点阳光映在眼前依旧朦朦胧胧的。从脸上滑落的纸条轻轻掉在枕边,发出簌簌的声响,之后一切又回归于宁静。

不对劲。

随手抄起纸条和帽子,卡米尔一个箭步撞开雷狮的房门。窗户一如既往的大敞着,窗帘被吹的呼啦呼啦飞起来,除了开门的吱呀,安静如初。

床上没有人。

不对劲。

此时应该最吵的隔壁也寂静的使人发慌。佩利的起床气不亚于被抢了肉的暴躁,而今天帕洛斯懒懒的打趣声和佩利的狂吠都没有响起。

卡米尔推开虚掩的门,果不其然,空无一人。

不对劲。

很不对劲。

大家都去哪了?

“你知道吗,三皇子好像被掳走了,国王快急死了。”

“真的吗!那可糟糕极了...我看啊,最可能继承皇位的就是三皇子了呢,实力强不说,还好看。”

“啧啧啧,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呢...”

一早迎接卡米尔的就是雷狮失踪的消息。卡米尔刚刚穿戴好,焦急的朝屋外走,便被一大帮人拦在了门口。

“抱歉,国王殿下有令,所有皇室成员严禁走出皇宫。”

卡米尔没有说话,向上拉拉围巾遮住脸,借以隐藏自己的慌乱,而后转身迈步离开。

大哥...你没事吧。

“出门约架,晚上回。”

被手心中冷汗浸得晕开的纸条上只有寥寥几字,卡米尔辨认出是雷狮的字后松了口气。

没出事就好。

卡米尔虽然是军师,但作为海盗团隐藏的底牌,实力并不容小觑。稍稍在脑海中安排了下一天的活动,卡米尔走向了嚎哭地穴。

高难度副本人应该不多,可以尽量减少遇与参赛选手接触,还能赚取大量积分,是消磨时间的首选。

“今天,会是有趣的一天。”

而此时的雷狮正在手忙脚乱的购买食材。

“喂帕洛斯,你会做蛋糕么?都需要什么?”

“哇,老大你起这么早还拉着我们两个就是为了做个无聊的蛋糕?去裁判球那里买一个现成的吃不好吗?你又不缺积分。”帕洛斯边抱怨边戳着佩利的肚子。

“帕洛斯你不要碰我!”佩利一巴掌打开帕洛斯的手,扭头冲着雷狮喊:“我听说要用牛奶和鸡蛋!”

于是路过的格瑞一行听到了海盗头子严肃的声音:“那好,请给我十斤和十斤牛奶。应该够了吧?”

格•一脸懵逼•瑞。

格瑞表示明天自己很可能没有牛奶喝。

“所以雷狮要亲自做蛋糕啊~格瑞格瑞格瑞,我们要不要帮帮他?”

金听到帕洛斯悄声解释雷狮的计划后有些两眼发光,忽略了雷狮一副“这鶸必须来给我帮忙”的表情。

格瑞扛起恋恋不舍的金转身就跑。

他们海盗团今天画风是真的诡异。

雷狮曾经被抓走作为和雷王星谈判的筹码。

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皇家刻意封锁了消息,对外宣称是虚惊一场,所以结局鲜有人知。

因为,参与了绑架的所有人都被雷狮杀了个干净。

那一年的雷狮,只有11岁。

“面粉、鸡蛋、牛奶、糖,还有什么?”雷狮揪着裁判球恶狠狠的逼问。

“对对对对对裁判施暴是要收到惩罚的!(;Д;)”

“谁他妈管你,快说。”

“发酵粉也要...还还还有奶油...”

“那都各来一百份。对了还有碗啊模具啊烤箱之类的也给我备好,以最快速度。本大爷有的是积分,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不会差你钱。”雷狮表情认真。

“那个您您您您您一共消费16923积分,折扣后是15000,这这这是账单...”

雷狮随手一打,裁判球飞出去了十多米:“行了滚吧,别碍事。”

卡米尔打了一圈下来,积分入账不少。偶尔有不要命的新手来刷积分也没有认出他,一切都很顺利。

然后按计划应该是去凹凸大厅收集信息。

卡米尔挤进熙熙攘攘的大厅里,躲在经常蹲的转角处隐藏的很好。

“我跟你说,据金讲,雷狮海盗团今天特别反常,鬼鬼祟祟的说着惊喜什么的买食材呢。”

“哈?别逗了,他们会缺积分买现成的?随手花的怕不是比咱们积分总和还要多。不知道又是什么新的杀人花样?”

“是啊是啊,可是金可认真了....”

卡米尔听了有些懵。

大哥,不应该是去找某个骑士打架了吗?

正在帮女士拎包的安迷修自尾骨向上蜿蜒着一股恶寒。

“大哥,蛋糕是什么味道的?”

“嗯,就像慕斯一样甜啊。”

“过几天就是我生日了,我能...拜托大哥让我尝尝么?”

“啧。”

他们连蛋糕都没让这孩子吃过么。

“哥亲手给你做。”

于是赖床成瘾的雷狮在卡米尔生日那天起了个大早,拿着厨师给的食材单子悄悄溜出去采购。

“小子,知道这是啥吗?”

雷狮在反着凛冽银光的匕首上看到了自己的眼睛。

“别乱动,跟我们走。”

“佩利,你打鸡蛋;帕洛斯,和面,给烤箱预热,别忘了发酵粉。”

“对了多加点糖。”

雷狮一边指挥一边自己去调奶油,手法生疏兴致高涨。

帕洛斯和佩利已经惊异到麻木了,什么都没说径直朝乱糟糟的一堆材料走去。

大哥吃错了药。

嗯,一定是。

卡米尔回到房间,帽子都没摘便趴在了床上。

多年以前雷狮的失踪对他来说是个噩梦,现在脑海里突然萦绕着雷狮跌跌撞撞浑身是血的样子。

他的眼睛细细的眯着,依稀看得到深紫色的瞳仁。满天繁星预示着深夜的来临,雷狮在回到皇宫的第一句话是倒在卡米尔肩上说的。

“抱歉,来晚了好几天,也没带来你想吃的蛋糕。”

“我居然连你这么普通的一个愿望都实现不了,真是没用阿。”

“殿下,您...”

“放心,我没事。那些碍事的人,都被解决掉了呢。”

“卡米尔,我雷狮欠你一个生日蛋糕。”

“永远记着,别忘了。”

“卧槽这是不是他妈的起筋了。”

“佩利?为什么鸡蛋里有鸡蛋皮?”

“发酵粉呢?发酵粉?!!!”

“啊啊啊啊老大!奶油打不开啊!!”

雷狮三人手忙脚乱的开始做蛋糕时都已经迫近傍晚了,当一个歪歪扭扭一看就比较颜艺并且倒进去了整整一袋糖的蛋糕出炉时,夕阳西下,三人已经累到瘫倒。

“这真的能吃么我靠。”

“佩利,尝尝。”

“我想吃肉。”

“我放弃了,以后还是和死骑士打架比较轻松。”

佩利和帕洛斯点头称是。

还是不放心啊。

卡米尔从床上爬起来向外边跑去,迎面撞上了软趴趴的佩利。佩利晃了晃,啪叽摔在了地板上。

“佩利,佩利!你怎么了!”卡米尔紧张的摇晃了摇晃佩利,但佩利只回应了几滴口水。

“大哥,大哥呢?”卡米尔紧急冷静下来询问帕洛斯。

不会出事...了吧?

“这么急着找我?”

雷狮慢悠悠的拎着蛋糕跨进屋,头巾脏兮兮的,有牛奶溅上去的痕迹,尾部甚至还挂着鸡蛋壳。但他脸上的笑却比以往都要灿烂,眼里漾满了温柔。

“喏,欠你好久的蛋糕,大哥没食言吧。”

“虽然有点丑...但真的是我们三个亲手给你做得哦。”

“我从来都没忘呢。”

“卡卡啊,生日快乐。”

不,不,我没哭啊。

可是眼泪,怎么就流出来了呢?

“谢谢...大哥。”

————————————————————————————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