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惰性细胞集合体
一个有独特见解的人
简称有毒的人
 

《#文手题梗30天挑战#》

*Day2 写一篇遗书,里面没有“死亡”“离别”等词

*是十年前L的“遗书”,我也不知道这个姑娘最后怎样了

*M在等她

*不知道表达出来L的乐观没有,她不是对生活乏味,她只是太爱生活和生命了,所以想活的最完美而已

*底层文手求个鼓励或者长评呜呜呜

———————————————————

这个城市,我最喜欢的是河边的那座桥。大理石仿佛还有着阳光遗留下的余温,和桥锁的冰冷对比着,给我与众不同的存在感。我从这里仰望着30年未变的星空,看星星一点一点黯淡下去,云雾渐渐弥漫开来。我使劲盯着看天幕,就好像能从中看出什么来一样。我明白这是徒劳,就像生活一样,要被迫重复着喜欢或不喜欢的事,一直到你开始讨厌他或更加厌烦。
 
15年前,我15岁那年,那是我中二病最强的时期。那时起我开始不甘于活在学校,总想着去探索我渴望的那种自由。我打架,逃课,偶尔还会试着吸一口尼古丁,后来发现这玩意实在是太恶心了,也就作罢。现在想起来,我根本连“自由”是什么都没解释清楚却一心想着得到解脱束缚的钥匙,头脑简单的让人想哭。
 
我看着讲台上那个感慨岁月如刀,眼中满是倦意的老女人想,那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要重复好几十年,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她可能最开始也是有激情的?也是热爱着教学的?然后慢慢的,时光笑着扼杀了她的热爱,告诉她,你的所奋斗的辉煌过去了,接下来,用你所谓“最喜欢的”开始苟延残喘吧。
 
我不想这样。我只想开心的时候照相写文字,不开心的时候扑在被子里放声哭,永远都不会担心喜欢的事情因为被迫去干而变得乏味,也不必纠结于未来的道路会是怎样。
 
这时脑海里的一个念头擒住了我,让我突然有了豁然开朗的兴奋。
 
有个声音在我耳声说,30岁就自杀怎么样?
 
 
这个愿望,或者说是人生理想,从那天起始终盘踞在我心里的某个角落。我觉得我没办法解释清这个念头其实很合理。对于我来说,这不是逃避,不是解脱,就是一个很自然而然的结局。我想写出我所有能写出的文字,拍下我最喜欢的那些景色,然后背起行囊没有目标的乱走,找到一条最美丽的河,在睡梦中沉入蓝盈盈的水中,带着我与世界所有的联系消失,留下的只有在你们记忆中虚无缥缈而又最完美的我。
 
于是我开始了等待结局的生活。并不颓废,并不压抑。我为自己最华丽的结局铺垫着,书写着,同时不忘照顾好自己心中小小的快乐。
 
等了15年,写完句号我放下笔的时候,我觉得我要迎来那个我心心念念盼望了好久的日子了。
 
我看着桥上举着苹果跑来跑去的孩子,他们笑得特别蠢,就像我的一位爱笑的朋友一样。虽然我打算把这张纸折成飞机让它飞到哪算哪,可我还是有预感它会飞到他的手中,那个唯一一个知道我选择这条河的人。这条河真的好美,就像千年以前融化的宝石蓝色松脂,晶莹而纯净,吸引着那些流亡的灵魂。
 
好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
 
最后,无论你是谁,当你见到这封信,或者说是遗书之后,请不要找我。我只想安安稳稳地沉在水里,就和我来的时候一样。请为我开心,为我终于书写了我最得意的佳作而由衷的快乐。我把我一切热爱的东西都保存在了这条河里,随着时间的打磨显得愈加闪亮。又或许我吞的安眠药没那么多,不足以让我在水里毫无痛苦的沉睡,那我会起身离开,向着下一条河流走,向着我所追寻的奔跑。
 
如果真是这样,可能有一天我会回来的。回来找这座城市,找我最爱的这条河,倚着桥墩大声唱歌,大笑着数星星,然后回到我的小书店,等下一个能提笔写下句号的日子。
 
写了好久啊,我都听到钟声了。
 
又是新的一天呢。
 
圣诞快乐。
 
 
L
2014.12.25

————————————————————————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