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惰性细胞集合体
一个有独特见解的人,简称有毒的人

👉隶属 枸杞牛奶鸡蛋醪糟
 







像是对着太阳举起剔透的玻璃,光芒四散在河流上,眼睛里便只剩下粼粼波光。

或者是拨开时光洒在琥珀上的尘埃,嗅一股淡淡的松枝香,沁人心脾,耐人寻味。

铺开古色古香的宣纸,蘸饱墨汁写一笔暗香,就仿佛是铺天盖地的梅花席卷而来,让人醉醺醺的淹没在花雨中。


四儿的文字就给了我这样的感觉。

干净。温柔。引人入胜。


他们那么轻易就进到了我的心里,拨动那根等待的弦。于是,我发现我哭出来了,泪水沾湿了床单。


第一次看到四儿是不知谁推荐的《琥珀川》。我对一整篇密密麻麻的字望而生畏,要退出去却又鬼使神差的耐着心思读到了最后。这篇描写很多,很丰富,厚重的一大叠堆砌出了我心中最好的瑞金,还有苦等了一个冬天的雪。


我觉得瑞金如果真的在一起了,大约就是这样吧。


于是关注,暗搓搓翻了之前的文章。《玻璃州》,《三千世界鸦杀尽》,《咬人蝴蝶》,等等等等。看《巴瑶海》的时候哭了,哭的稀里哗啦的,止也止不住,也不知在哭什么。哭了一会儿觉得眼睛疼,再往下翻,突然发现已是早上五点,太阳正从远处跃起,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突然就觉得,四儿她真好,太好了,我何德何能可以恰巧就入了凹凸,吃了瑞金,在那天晚上选择熬夜,并且看到了她的琥珀川。


太幸运了,太好了。


谢谢你带给了我这么好的故事,这么好的瑞金,谢谢你。


语无伦次。


 @低眉信手 


 
评论(3)
热度(11)
  1. 低眉信手非典型惰性细胞集合体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四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