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惰性细胞集合体
一个有独特见解的人
简称有毒的人
 

《2018年3月14日 11:52》

这是一节很普通的政治课。老师讲着政治,我在看着笔盒发呆。

身边看手机的同学突然轻轻“呀”了一声,说他居然去世了。
我说谁啊,她说霍金。

周围同学都愣了,我也愣了,转着的笔清脆的落地。

我一直以为,如果死亡可以算作是技能的话,霍金先生应该超过了这个范围,他永远点不亮这个技能。

北京今天唯一还算特殊的大约就是铺天盖地的雾霾,有呛人的土味。这个颇为平淡的日子,送走了人类引以为傲的那位物理学家。

我突然记起早上谁告诉我白色情人节快乐,谁发了朋友圈说纪念马克思先生的逝世和爱因斯坦先生的诞辰。如果非要说,今天可能也没有那么普通。但是即使普通又能怎么样呢?至少从今天开始它不普通了。

我记得他说他“想演坏蛋”,因为轮椅和计算机很适合当坏人;他还说他想死在外太空,我觉得这确实适合作为他的归宿;我觉得他笑起来太可爱了,可爱的像孩子,而不是听起来很严肃的学者;多少次谣传、多少次反转,我习惯了说“又瞎说的吧,霍金先生怎么又走了。”但是这次,我说不出来了。

怎么办啊,他真的离开了。

他出生在伽利略先生的回归,他离开时是爱因斯坦先生的降尘。我想到这能不能解释成一个轮回,上天嘉奖那些不朽的研究者一世一世的返世。只是他要带给这个世界的太多,所以上天不能予他完全。我甚至觉得或许在这样一个雾霾天,我晚上仰头应该能看到星星,那是伽利略的灵魂,爱因斯坦的灵魂,法拉第、密立根、库伦...无数的物理学家们在欢迎他回去,只是,霍金的星辰,可能是我们看不到的黑洞,他的母星。

我为与这样一位感动世界影响世界的学者,教授,院士,全人类的物理学家同时代感到无比荣幸,也为他回归宇宙表示震撼。愿无边银河化作宝石,漫天春雨化作祝福,与他同往那片我们暂时还难以触及的空间。

R.I.P

 
评论
热度(91)